當一天艾米

if you ever think i am distanced

生亦何哀 死亦何苦

with one comment

2010年8月23日晚上,我恰好要留在公司加班。吃過晚飯,一班同事回到辦公室後,都看到菲律賓港人被劫持的消息,整個辦公室都變成了新聞中心一般,每個人都聚精會神,留意著電視台的新聞轉播。我不清楚來龍去脈,也沒有想過事件到底會進展到一個甚麼樣的地步,就這樣一直看新聞,到了最後官方說有七名港人遇害。網路上的回應總是最快的,facebook 的 status updates  就如雪花飄來,保守一點的會說一句 Rest in peace, 激進的可能會粗口橫飛,大說菲律賓警方的不是,而我,怎麼說好呢?竟然,沒有甚麼感覺。不是說不覺得人命送了不可惜,而是難道因為是香港人,就更可惜了是不是?要是被劫持的是以色列人,我們又會不會如此在意呢?每天翻開報紙,不也是你死就是我亡嗎?不公不義絕無天理的事每天都在發生,只是今次剛巧發生在香港人的頭上,只希望其他人要求菲律賓政府負責的同時,也有人要求金正日負責,也有人要求胡錦濤負責,也有人要求馬蒂拉赫(Matiullah Khan)負責?

要呼的怨可多的是。

我只相信唯有神有公義。

地上一個義人也沒有,一個也沒有。

廣告

Written by 艾米

八月 23, 2010 at 3:55 下午

張貼於Feel what I feel

致辭

with one comment

平凡不過的一個人,從來都不需要擔心致辭,我猜每個人都有夢,可是我們不是馬丁路得金,沒有激勵壯烈的演詞要宣告,也沒有洗耳恭聽的群眾。我們平凡一生人,若然嫁得出的話,就大慨只有這麼短短的幾分鐘,讓你說幾句新婚感言。平日參觀婚禮,也很愛聽新人說話,很想聽聽他們會如何總結二人的關係,而又為了什麼今天要與對方踏上祭壇,發誓言要餘生一起過。我承認自己對這些感言要求很高,不想聽到「酒微菜薄,招呼唔到」,一早起來打扮裝身,捱眼睏送禮金,不是為了聽你一句多謝,人生只有幾分鐘時間做做主角,拜託不要浪費時間說客套話了,禮金是不會因此增加的。縱然結婚對於我來說,還是在可見未來未能來的事,可是婚禮上要說甚麼我就早想好了……嗯,很可怕是不是? 最可怕的是,我連新郎要說的都想好了……當然在這裡不方便公開。有日出嫁,才來個足本轉述。

你們聽過最感動的婚辭,又是甚麼呢?

Written by 艾米

五月 22, 2010 at 9:55 上午

張貼於1

我回來了

with 2 comments

生活上一些不如意事,令我重投 wordpress 的懷抱。

沒有寫blog這段日子,人生中發生了不少事︰工作換過,交了一個男朋友,朋友、家裡也發生了一些事,角色位置通通都轉換了,不想長大也得長大了。特別是身邊朋友要結婚生子這個事實,令我想了很多,到底我的人生想要什麼?工作上想要什麼?什麼時候升職?什麼時候結婚?什麼時候買樓?什麼時候生子?每日都被這些現實到不得了的問題圍繞著,這些問題在過往的二十多年也不曾有過,今年一下子就被殺個措手不及,然而我的人生呢?我要做的也只有這些嗎?

唉,醫得頭嚟腳反筋,呢一句又係阿媽教嘅。

Written by 艾米

四月 26, 2010 at 10:55 上午

張貼於Feel what I feel

長大

leave a comment »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,我不是小女孩,不需要呵護備致

說一百次後,心裡的鬱結應該就能解開。

Written by 艾米

四月 26, 2010 at 9:03 上午

張貼於Feel what I feel

Nostalgia

leave a comment »

今天重看04年的 bits and pieces,雖然只事隔六年,可是感覺像已過了一世紀。當年說過的話,做過的事,一切都已變得相當模糊。再也勾不起什麼情緒、什麼感覺。我猜人也是註定要往前走的,只有這樣才能迎接更好的人和事,繼續原地踏步,大慨只會讓流過的淚、發過的誓白白蒸發。上帝的意旨,總是事過景遷才忽然澄明,有人說這叫事後孔明,但我猜只是當局者沒有這種智慧去 figure out 吧,頭腦熱昏昏的,能想得出什麼有見地的東西呢?而我慶幸今天我只愛懷舊,而不再念舊了。

當然還要謝謝他,真正把我從人間,帶上了天堂。

我花了24年時間啊,你呢?

Written by 艾米

四月 24, 2010 at 2:30 下午

張貼於Feel what I feel

對不起

leave a comment »

近日不是不想寫,的而且確寫下了不少不能曝光的原稿。

為何寫什麼都覺得俗不可耐?

可惡

Written by 艾米

一月 25, 2010 at 3:22 下午

張貼於1

寂寞的清道夫

leave a comment »

秋分點,落葉如宿命般頹然飄下,我不打算問︰「葉子的離開,是因為風的追求,還是挽留? 」花開葉落,本來就是平常不過的事,何必事事感慨,不讓自己好過一點?城市的落葉是最不浪漫的,才剛飄到地上,一下子就被清道夫掃去了,好像掉下去就是一個錯誤,反而給人家添麻煩了。「落葉該要回歸土地啊。」看到巴士站的水泥地上鋪滿落葉時,我是這樣想的。

要是落葉不能化成養份,也大慨只能成為垃圾。

早陣子一頭熱地飛往京都,為的就是一睹漫天紅葉的壯麗,香港就是沒有楓樹,只有春天盛放的木棉樹才最好看,然而老遠跑到京都,就是為了觀看那一份蕭颯嗎?人家說葉子最紅最盛之時,就是落葉的序曲,過不多久,漫山的火紅都是全數丟掉,剩下光禿禿的丫枝,苦盼大地回春,櫻花盛放的日子。到底紅葉還是櫻花更該被歌頌,我心裡沒有一個底。只知道看到眼前美景,心裡再沒有浮現誰人的臉,步伐反而輕省。

清道夫嘶嘶嗍嗍的聲音帶我重回巴士站,看到黃葉一邊被掃進竹簍,新的又一邊飄下,發現世事都不過徒然。

Those Dancing Days Are Gone- Carla Bruni

Written by 艾米

十一月 13, 2009 at 6:20 上午

張貼於Feel what I feel